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列车上失身的女警

列车上失身的女警
我是一名女警,刚刚跟我的男友昊发了脾气,就跟闺蜜玲和他的男友180回家去了,在路上发生了我永远不会忘掉的事情。列车越去越远,我的愤怒还是无法冷却下来,因为几个小时过去了,现在都到晚上了,昊总该发现我不见了,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有,他真的就这么绝情么?卧铺车厢人并不多,玲和180都选择了上铺,晚饭后,玲又劝了我半天,直到我慢慢冷静下来,才回到上铺和180面对面的聊天,我睡在下铺,对面的下铺和中铺都空着,我的上面中铺是一个男孩,心情不好,我并没有太注意。夜里1点多了,我还是醒着,想的久了,又想到昊对我平日的好,算了,如果回头他向我道歉,我就原谅他一次吧。我们这个厢对面的地脚灯坏了,虽然不至于看不见,但实在有点黑,玲和180明显已经睡熟了,中铺的男孩也没了动静,其他人大概也都一样吧,摇摇晃晃中我也开始迷糊了……不知多久,半睡半醒之间,我感觉昊来了,就在我身边,什么也不说,轻轻的隔着衣服抚摸着我,我习惯性的调整一下姿势,可以让他更方便的把手伸进去,他轻轻的解开一个扣子,由于怕睡觉时胸罩箍的难受,我已经脱下来了,他直接进来抓住我的乳房揉搓着,轻轻的揉搓让我很舒服,但困的睁不开眼的感觉让我又不愿醒来,我感到他在解我其他的扣子,我努力让自己配合他,让他更方便的把上衣脱下来,然后就感到一边的乳房被他含在嘴里吮吸着,另一边揉捏的力量也逐渐增加,我感觉更舒服了。可是,昊,我太困了,你这样我还怎么睡呢?我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任他玩着,困倦让我不能过多的思考,乳房上不间断的刺激让我很舒适,我也没有时间来思考,这样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到他的手慢慢的摸下去,然后从裙底沿着我的大腿一直摸上来。昊,我今天实在太困了,你能不能让我先睡一会啊?我这么想,但他的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唉,今天,看来是别想睡了……今天……等等……今天我好像在和昊生气啊!今天……今天我好像在火车上啊!霎那间,我猛地醒了过来,所有的睡意不翼而飞,这是谁?很明显不是昊!我身体的反应对方马上感觉到了,他一只手飞快的按住我的嘴巴,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:「不要叫啊,你这样子让你同伴看见不太好吧,你刚才也很享受么!反正也给我摸过了,我会让你继续享受的,不用怕,这儿我是没法真的上你的!「我惊慌的看看上铺,还好玲和180都没什么动静,昏暗的光线下,勉强可以看出对方是上铺的男孩,他怎么这么大胆?见我没什么反应,男孩很快松开我的嘴,继续在我的双乳上肆意活动着,这时候我心中真不知什么感觉,如果我叫出来,势必惊动玲和180,而我现在上面是完全赤裸的,不管什么原因,被人脱成这样,到时怎么说的清啊?不叫吧,他是不会停的,这样不是对不起昊么,但一想起昊,我很快又想起昨天的事,心中反而隐隐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,我什么也没做,你却无缘无故的冤枉我,那我就做一次给你看看,再说现在我也身不由己啊,这个男孩,模糊中很单纯的样子,印象还是不错的,反正我不让他真的进来就是了。就这么在矛盾中,我任由男孩轻薄着,他的动作越来越重,吮吸多数时候已经变成轻咬,时而又用力的把半个乳房含在嘴里吸着,时而又含着乳头旋转着、扯着。另一边乳房也不会空着,他的手开始还是轻轻的抚摸,但很快就重重抓住揉捏着,有时他太重了,我只好轻轻的告诉他:「轻点,痛!」他也许当时会轻点,但很快又忘乎所以了,就在这忽轻忽重的吮吸与揉捏中,我感觉乳房慢慢的涨了起来……天啊,我完了,怎么这样也会有这种感觉啊,他还是那样重重的抓着,狠狠的吸着,但我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痛了,现在涨涨的感觉代替了一切,阵阵酥麻从乳房向全身扩散,下面也开始又酸又痒的,我无意识的夹紧两腿摩擦着。和昊在一起,我从来也没有这么快就到这个感觉的,是因为昊太轻柔了?还是今天环境的问题?昊怕弄痛我,是不会这样大力的。但如果是晚上我有了这种感觉,我就会很快让他插进来,这种时候不用太久我就会高潮的,昊虽然喜欢做,在这方面却并不是很强,但他又非常喜欢看我高潮时的样子,他说那样他有征服感,所以他非常愿意花时间调动我的情绪,现在十个晚上最少有一半时间他能做到这一点。我其实也在想,昊那么喜欢我的乳房,是不是主要是这个原因呢?白天长时间的抚摸让我的乳房更加敏感,这样他也能在晚上更多的让我达到高潮,如果是这样,毫无疑问他是成功的,大学刚住一起的时候,他用了几乎半年的时间让我有了第一次的高潮,但到快毕业时,我基本上十个晚上能有三四个晚上会达到高潮。分别了半年多之后,现在我的体质更敏感了,这应该是他想要的吧。但现在,我敏感的体质男孩也很快就感觉到了,他一边继续吮吸着乳房,一边撩开我的裙子,在我的大腿内侧抚摸着,他的手逐渐向上,从内裤的边缘进去一直摸到我的下身,他用手指夹着阴唇滑动着,然后指尖慢慢在在四周画着。事后想起来,这个男孩决不是看起来的那样单纯,很明显他非常清楚掌握手感的轻重。就这么几下,我下面麻痒的感觉更明显了,我使劲夹住双腿摩擦着,我的动作可能妨碍了男孩的行动,我听见他轻轻笑了一下,然后小声说:「别害怕,我让你更舒服!」男孩站起来,向后坐到了我的腿边,可能他单纯的容貌让我没了戒心?或者他真的没有爬上床来让我相信了他?又或者我潜意识里希望他继续?我就这么任由他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,现在,除了一个卷在腰间什么作用也不起的裙子,我基本是全裸的躺在他面前了。男孩分开我的腿,手指轻轻在我的阴部抚摸着,又麻又痒的感觉更强烈了,我轻轻扭动着,让他的手指更多的在我的阴唇之间活动,他的手指开始在阴蒂和洞洞之间来回滑动,强烈的刺激让我几乎忍不住了,我拉过上衣,紧紧的咬在嘴里,不让自己发出声来。来回几次之后,男孩的手在我的洞洞口停下来,手指轻轻的一按一松,指节就在洞洞口进出着,我明知道他要怎么做,但还是安慰自己,我只要不让他的那个东西插进来就是了……按了几下,男孩的手指带着早已泛滥的溪水,毫无阻碍的插了进来,一瞬间,我感觉几乎快要高潮了,但强烈的刺激并没结束,男孩的手开始了抽动,我不自觉的迎合着他,又麻又痒的感觉并没有完全解决,手指并不能给我足够的刺激,男孩动了好大一会,可能也发现了这一点,他站起来来到我的头边:「想要高潮了么?先帮我解决一下吧,我太辛苦了,帮我解决一下我会好好让你享受的。」一边说,他一边掏出了阴茎,男孩人看起来不大,也很单纯的样子,但他的阴茎还是有相当的规模的,它剑拔弩张的对着我的脸,男孩转过我的头,把龟头在我的唇上划着,我知道他想让我帮他口交,估计天下的男人都喜欢这样吧。和昊一起,我并不拒绝帮他口交,现在多少还是有点犹豫,男孩一副急切的样子,我只好伸出手,抓住他的阴茎轻轻的让它抽动,没几下,男孩就忍不住抓着我的手,快速的抽动起来,二三十下之后,男孩再次搬我的头,我知道他快到了,说实话我也怕他弄的我一身都是,那就麻烦了,我只好拿过我的上衣,罩在手上,同时稍微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果然男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一阵颤抖,然后阴茎跳动着,猛烈的喷射,他射的次数真多,我尽力用上衣包裹住,不让弄到我身上。男孩刚射完,就把我的上衣卷起来擦着,然后手忙脚乱的把裤子穿好,看男孩的狼狈样,我暗暗好笑,这么色胆包天的一个人,好不中用啊。男孩可能暂时得到了一定的满足,又坐回到我的腿边,这次抚摸几下之后,他的食指和中指一起插了进来。比起刚才情况好了些,洞洞里更充实了一点,愉悦感也更强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时候我反而没了刚才那种急着想要高潮的激情,一种飘飘的感觉笼罩着我,舒适而不冲动,这种感觉很象和昊早上做的时候,只要他深深的插进来,我就很满足了,他早上喜欢这么插进来,慢慢的晃,我就是这么飘啊飘的,早上我并不追求高潮,这样我就很满足了。这时候,我到底是享受他愉悦的表情,还是享受这种感觉呢?现在我也不知道了。昊了解我的这种感觉,所以我们都是这么慢慢享受着,直到他忍不住,通常都会把我翻过来,从背后用力的插入。从背后插入,昊极易爆发,往往只要二三十下,他就会在一次深插之后,边退边发射,最后在洞口来回进出着,直到完全平静下来。还有一种姿势更快,我们并不大用,我在上面的时候,昊说不管是看着我的乳房跳动,还是看着他的阴茎在我的洞洞里进出,他都会很快到达高潮,一般也就10来下吧。我也知道,这并不是他如此不行,用这两种姿势,一般都是在早上他忍不住的时候,所以也来的特别快,晚上我们从没用过这些姿势,昊说喜欢把我压在身下的征服感,所以晚上我们一般还是正常体位。但很明显,这个男孩是不可能了解这些的,他见我刚才不停的扭动,现在却静静的躺着,大概感到了挫折,所以他很快抽出了手指,然后把我的屁股托起,把腿分得更开了。如果不是我练过舞蹈的话,这种姿势大概他没这么容易做到的,我这么想的时候,一股热气喷到我的下边,然后就是一个温热的嘴唇整个含住我的阴部。天啊,他在帮我口交,就是昊,我愿意帮他口交,但也没让他亲过我这里,这让我有淫荡的感觉。我想逃离,但湿热、温暖的感觉很快再次挑起了我的激情,他的舌头在我的洞洞口来回进出着,我感觉难受极了,扭动着,他的嘴唇和舌头逐渐向上,开始慢慢含着我的阴蒂啜吸着,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很快让我迷失了。以前昊用手抚摸这里的时候,强烈的刺激让我非常不适,所以昊一直认为我这儿是不能碰的。但现在男孩柔柔的嘴唇含着,轻轻的吸着,偶尔用舌尖在阴蒂的根部转圈,一阵阵强烈的收缩让我感觉马上就要高潮了,但如此多次,我发现这么强烈的感觉,我却并没有真的高潮,每次感觉更强烈了,感到就要来了,但马上又一波更强的刺激出现了,就这么我在激情的浪尖快要被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淹没了,但又总是不能高潮,那种紧绷的感觉、欲罢不能的刺激是我从没感受过的,男孩又从阴蒂亲下去,然后用舌头在洞洞口来回舔着,等我刚能平静一点,他又一路向上在阴蒂吮吸着,反复几次,我感觉快要被刺激的晕过去了,但最终我并没有真的晕过去,也没有等到高潮到来……「先生,醒一醒,你快要到站了!」列车员的声音让我一下子从浪尖跌到了谷底,我马上清醒了。还好她在隔壁厢里,还好她是从另一边来的。男孩飞快的抓过毯子,盖在我身上,然后转到对面的铺上躺下。危险的处境让我什么激情都没了,现在毯子下面我几乎是完全赤裸的,旁边的上衣沾满了精液,而我的两腿间还是湿漉漉的一片,虽然这一切不大可能被发现,但我还是感到非常紧张。更糟糕的是,接着乘客准备下车的声音让玲醒了过来,她从上铺下来,就坐在我的身边,她喝水的声音在我耳边就像打雷一样,我紧张极了,只能一动不动的假装睡着了,好不容易玲喝完水,然后听见她自言自语的说:「死丫头,怎么裹这么紧?」一瞬间,我真怕玲帮我松毯子,但她大概怕影响我睡觉吧,说完就爬上去接着睡了。我又静静的等了很长时间,直到车重新开动,确定人都睡熟了,才敢悄悄的把裙子放下来,上衣实在没法穿了,我小心翼翼的打开包,找了一件换上,内裤也没法穿了,下身湿粘湿粘的,只好到卫生间简单处理一下了,拿了一瓶矿泉水,起身的时候,发现对面的男孩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,他下车了么?在卫生间,用手接着矿泉水大概冲洗了一下,在这个相对密封的地方,我又安全了,冲洗的时候,甚至让我产生了自慰的冲动,刚才的强烈刺激其实并没有完全消退,我身体的紧张也没有得到释放,但这儿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,我强忍着洗完,狠心离开这个空间,还是不要想太多,休息一下吧!没想到刚从卫生间出来,就看到一个已经认识的面容,中铺的男孩并没有离开,他快速从车厢接头的一侧转过来,看到我,一副大喜过望的表情,我真不知该扭头而去,还是和他说话。男孩过来拉着我,说:「来,带你去看一个好地方。」我无奈的跟着他,到了车厢接头中间的一个门前,他到这干吗?男孩一笑,推开门,原来是一间待修的锅炉房,锅炉整个被拆下来,只剩一个架子在这儿。男孩把我半抱半拖的弄进锅炉房,一边把手伸进我的上衣里揉着,一边在我耳边嘀咕:「美女,别紧张,大家都睡了,这儿也不会有人来,现在到下一站起码还有2小时,慢慢享受吧!」我简直哭笑不得,告诉他:「你真是色胆包天,我是警察唉,不怕我抓你么?」男孩诡异的笑着:「都怪你睡觉不带胸罩,你又侧着睡,奶子把衣服都撑开口了,我下来就看见白花花的一片,碰一下真是波涛汹涌,我实在受不了你的诱惑才这样的,听你们说话我早知道你是警察啊,那就更要上了,难得的机会能摸到这么漂亮的女警,被你抓也值了。」真晕,原来还是我错了。无奈的闭上眼睛,我也想过要不要拒绝他,这样好像很危险,但身体的反应却让我一步一步的妥协着。昨天之前我觉得自己还是对昊忠贞不二的,但仅仅是因为和昊的第一次矛盾,现在就任由一个陌生人肆意玩弄我的身体,我是怎么了?男孩见我没有反对的意思,灿烂的笑了一下:「你稍等一下,我半分钟就来。」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。这叫什么?我还要等着他来玩弄么?理智告诉我还是应该离开这儿,这个锅炉房里除了锈迹斑斑的铁架子,也就能容下一个人活动,就算是安全的,也实在不是放纵的地方。我整理一下思绪,还是准备回去,但这时男孩简直神速的跑了回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毛毯,天,他要干什么?男孩轻易的阻止了我的行动,抖开毯子把整个铁架子完全盖住。我无语的看着他的行动,这时我就算想走也来不及了,男孩抱起我,反手掩上门,两个人挤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,我和他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。他先是笑笑的看着我,我无力的闭上眼睛,男孩的唇亲在我的眼睛上,鼻子上,最后重重的落在我的唇上,我就这么任他温存,但也并不想回应。男孩解开了我的上衣,一只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捏着,他的唇就这么向下亲过我的下巴,亲过我的颈部,最终停在另一边的乳房上,我微微睁开眼睛,看到他向后坐在了铁架子上,这个高度让他可以刚好含住我的乳房,他先是含着乳头吮吸着,舌尖在乳晕上划着圈,有时又尽力把我的乳房吸在嘴里摇晃着。他手上的力量也在增加,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姣好丰满的乳房在他的五指下不停的变形,看着一向自豪的乳房在一个陌生的手中被挤压、被玩弄,实在是一种别样的刺激,他的另一只手也未空着,穿过我的群底,他轻易的抚摸到我还没来得及穿上内裤的下身,他的腿稍稍分开我的两脚,手指直接没入狭缝之中,未能得到释放的身体这次更快的有了反应,刚刚洗净的阴部再次泛滥,他的手指顺利的在我的洞洞里进出着,三处同时受到刺激,我两腿酸软,几乎快要站不住了。男孩感觉到了我的状态,他一边含着乳房,一边腾出双手把我的上衣完全剥下来,接着又把我的裙子拉开,开口的长裙自然的脱落到地上,这样我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了。他扬起头,仔细的看着我的裸体,被一个陌生人脱到这种地步,我本能的还是感到害羞,抬起手遮住双乳,我现在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。男孩揽着我的腰,把我横着抱在怀里,恍惚间,我好像又被昊这么抱着,不停的在我的乳房上使用各种手段玩弄着,敏感的乳房让我的情欲慢慢的高涨,现在我已经无法自拔了,虽然心理还是有一定的矛盾,但身体的强烈反应让我根本没有任何反对的余地,乳房上那象是永不停歇的快感让我终于无法忍耐的呻吟出来。男孩把我抱起来,在原地转了个圈,然后就把我放在铁架子前部最宽的一块铁板上,架子的两侧,各有一个支撑锅炉的支架,但现在简直就成了精心设计的淫具,他抬起我的双腿,刚好能把我的两脚分别挂在两个栏杆上。现在我就以一种极其耻辱的姿势摆在他面前,我的两腿几乎被完全分开,半坐在铁板上,铁板并没有足够的宽度,所以我的下身就这么大张着悬空对着他,两腿分得这么宽,我想我的洞洞肯定已经张着口了。我半靠在架子上,这个姿势除了让我感到一些羞耻外,其实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,柔软的身体让我可以充分适应,在卧铺上男孩肯定已经发现这一点了,所以才会把我摆了一个这样的姿势。厚厚的毛毯让铁架子更像是一个不错的躺椅,这样我的身体在他面前就是完全开放的,无论他做什么都会方便而有效。男孩蹲下来,对着我的下身仔细观看着,我不自然的想:粉红的颜色、柔软的嫩肉你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吧?男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就整个含住我的阴部。一阵战栗的感觉袭击了我,在他不断的吮吸、舔弄之下,如潮的快感让我完全迷失了,我竟然再次体会到那种欲罢不能的强烈快感,随着他的唇舌在阴蒂和洞口之间来回舔吸,我的情欲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,我要被淹没了……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中,我快要窒息了,男孩又一次对阴蒂的舔吸中,我再次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,但男孩的口却又向下了,我还没能喘口气,男孩突然对准我的洞口用力的吮吸着,这一次,是如此的强烈,我洞内的嫩肉都要翻出来了吧,但我也顾不得这些了,无边无际的快感从洞内向四周扩散,一瞬间我的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,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,天地间只剩下洞洞猛烈的收缩着……这样的一个状态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,事实上也不是很清楚那种感觉,一种恍惚的、无意识的状态,只能记得很舒服、很舒服……也不知多久,我终于回过神来,洞洞还在轻轻颤动着,舒适的象在云中飘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低声呻吟着,男孩的嘴并没有离开,还是在轻轻的吮吸着。这个时候我真庆幸身为女人的好处,男人在高潮以后马上被打回原形,就是轻微的刺激有时也会不适。但女人,高潮过后还是希望得到持续的安慰,这样就可以享受更久的愉悦,就像男孩现在做的这样。我撑起身子,微微调整一下身体,男孩也抬起头,站起来活动一下,微笑着,指着上衣让我看,晕,上帝啊,虽然我平时就流水很多,但从来也没有这么离谱过,男孩的胸前湿了一大片,很明显多数都是我高潮的时候流的。男孩俯下身,一边抚摸着我的乳房,一边轻声在我耳边说:「美女,你可真是一个极品,我也上过不少女人了,但还没有被插进去就能这样的还真是头次见,我们继续好么?」男孩这么说的时候,他硬硬的下身在我的阴部摩擦着,我很明白他想做什么,有那么瞬间,我很想拒绝他,因为他的话让我感到特别的羞耻,我想告诉他我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,除了昊我还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接触我的身子,但谁又能想到现在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呢?我一丝不挂的半躺在架子上,大张着两腿,刚刚高潮的身体还在颤动着,这样淫荡的姿势说什么都是无力的……到了明天,大家还是陌路人,他怎么想也无所谓了,虽然来了一次高潮,但今晚我敏感的身体实在受了太多太强的刺激,肉体的渴望还没能得到充分的缓解,口交得到的高潮虽然前所未有的强烈,但男孩的嘴离开后,洞洞并不是通常高潮后的舒适感,反而感到更加空虚了,那儿太需要实实在在的充实。虽然我也曾想过不能让他真的插进来,但现在离那一步到底有多大的差别呢?而且男孩善解人意的举动让我也无法开口拒绝他,他只是为了守住开始那一句随口的承诺,就这么忍耐着,我为什么不能满足他呢?算一下日子,今天完全处于安全期内,一直以来我的例假都非常规律,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,但让我说同意我又怎么说得出口?这一刻,男孩温柔的微笑瓦解了我对昊的所有保留,我闭上眼睛,算了,任其发展吧!男孩见我默许了他的请求,径自飞快的脱下裤子和内裤,这次没有任何花样,他竟然直接插了进来,好在我的洞洞还在泛滥着,足够的润滑让他一插到底。意想不到的猛烈插入让我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我的洞洞立刻被填的满满的,所有的空虚感被从洞洞深处传来的阵阵酥麻完全代替,整个身体都陷入一片无边的甜美之中。或许是男孩上一次射的太快,自己感到不好意思,现在想表明他不是不行,进来后他竟然就开始不停的抽插,估计怎么也有二三百下了,一点稍缓的迹象都没有。我的洞洞可能属于比较深的那种类型,和一些书上描写的所谓的名器那是没的比了,那种能让所有男人采到「花心」的类型我不知道要怎么个浅法,我经历过的五个男的,只有180能在正常体位下插到底,其他的都不行。但性爱一事,并不是说插的深就行的,我对很多地方写的「花心」一说一直无法理解,是什么?子宫口么?真的插到那个地方会有很强的作用么,我怎么从来没感觉到?就像现在,由于我是半躺在那里,腿又举的很高,这样男孩送到底的时候我有时就会感觉他碰到我的子宫了,但那种感觉实在没有什么好享受的,反而很不舒服,他插的久了,我肚子里甚至感觉隐隐的痛,这样下去原本的快感都要消耗尽了。我制止他的活动,示意他把我的腿放下来,那样的姿势一直保持下去也是需要体力支持的,我把两腿摆直,才让他再动,这样他就算完全插进去也没法顶到底的,男孩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猛烈的抽动,先是慢慢的抽出来,龟头在洞洞口摩擦着,缓缓来回进出,偶尔又猛的插入,直到完全进去,就抱着我的腰,慢慢转动着,做圆周运动。相较而言,我还是最喜欢这样,他转动的时候,我就尽可能的配合他,这时强烈的快感又回来了,但他过不了多久又抽到洞口摩擦,直到我忍无可忍,尽力的抬起屁股迎合他,让他进来,他就再次猛插进来,如此反复很多次,这和刚刚口交不同,完全是快感的缓慢积累过程,男孩可能刚刚射过一次的缘故,这次特别能坚持,在一次次的重复中,我的渴望越来越明显,直到完全不能忍受他片刻的抽离,我猛烈的摇着屁股,让结合部位更强的摩擦,甚至感觉到洞洞里他的阴茎在变粗,男孩也猛的冲撞着,无尽的幸福再次占据了我的一切感官……疯狂过后,我实在懒得动,就让他插在那里,抓着我的乳房玩着,忽然想起不记得他射过,怎么没刚刚那么硬了,迟疑一下,问他:「你,好了么?」男孩笑道:「你高潮的时候实在太紧了,我爽的受不了,忍不住就射在里面了,没问题吧?」都这个时候了,有没有问题还有什么好说的,我示意他抽出来,男孩用他的内裤仔细的帮我把下身擦干净,又抱着我温存了很久才记得帮我穿好衣服。离开这个地方,我缓缓的走回自己的床铺,回到那里,就发现180不知什么时候醒了,就在我的床边坐着,见我回来,一副暧昧的笑容,然后很快爬上去睡了,难道他刚刚发现了?但愿没有,不然他告诉了玲,我真不知该怎么和玲说了。但当时我实在没力气多想了,倒在床上,带着高潮的余韵,我很快进入了梦乡……后记这是一段真实的经历,但各位年轻的朋友切莫据此轻易尝试,依我平时的性格,在遇到骚扰的时候是绝不会任之发生的,这一次有很多特殊的前因,我当时真的太困了,等我清醒的时候上身是全裸的,所以我才有所顾忌,让人脱到那个样子才喊好像也很难看,其次当时我的潜意识里对昊有怨气,才会任其发生,再说这种事情和女人的体质有关,我属于敏感体质,心理不能坚决抵抗,这种事情就不受控制了。但并不是说你每次都能这么好运的,所以如果你轻易去挑逗女孩子,首先要考虑好后果。而小 妹妹们最好也不要在这种事情上玩火,有些时候事情的后果是无法预计的,超出自己控制力之外的事最好不要轻易尝试,不然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的。如果可能我或许会把大学时光和这件事以后的一段写出来,到时你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是在一连串的偶然后越行越远,直到你的生活整个偏离正常的人生轨迹,这种代价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。可能有朋友感到小姨对我的态度比较难理解,因为作为一个长辈,很少会有这么放任一个自己非常关心的孩子的,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。连玲都对此表示过疑惑,她说得我自己都快没把握了,但这件事不久之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这一切是有一个很深的原因的,而那个匪夷所思的答案让我当时完全无法接受,从而导致我最终踏上了一段无法忘怀的灰暗日子。有时我感觉我的这一段生活简直象一段三流的肥皂剧,充满了不可预测和正常情况下无法理解的事情,但我就这么任由它发生了,一步一步,险些无法回头。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是幸运的,经过了那么多事情,还能得到重新开始的机会,我已经很满足了,现在所有一切都归于平静,只有我的心还是无法忘记发生过的事。能把这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,我自己也很激动,很放松,毕竟有了一个可以宣泄的途径。【完】